完整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完整书 > 摄政王一身反骨,求娶侯门主母 > 第287章保大还是保小?

第287章保大还是保小?

第287章保大还是保小?顾楠满目嘲讽地扫过孟云裳和谢巧玉。

“你们可以再多说一会儿,到时文昌侯夫人大概就不用救了。

或者你们心里本来也没想救她?”

“你胡说。”

谢巧玉尖叫,“分明是你不想救。”

孟云裳一脸委屈,“对啊,我们明明是在求你救我婆婆。”

顾楠冷哩,“我说不救了吗?我一个字还没说呢,你们两个就轮流给我扣上见死不救的帽子。

帽子都扣上了,我现在便是想救都没办法救了。”

“你!!孟云裳脸色铁青。

“你给我闭嘴。

“谢恒恶狠狠瞪了孟云裳一眼,转头低声哀求顾楠。

“还请王妃派人救我母亲。”

淮阳郡主似乎也知道眼前能救自己的只有顾楠。

她半躺在嬷嬷怀里,努力伸出手去扯顾楠的衣角。

手却使不出一点力,还没碰触到顾楠就颜然掉在地上,眼巴巴地看看顾楠,眼中有哀求,有渴盼,还有强烈的希翼,喉咙里发出吼吼吼的声音,半天吐出连个字。

“求….求你。”

顾楠垂眸望着嘴歪眼斜流口水的淮阳郡主,脑海里一瞬间闪现出前世的诸多画面。

比起前世文昌侯夫人那些年对她的折磨,见死不救,没有再上前插一刀,就已经是她最大的仁善。

不过,她今日还有重要的事要查,况且这么多客人在,她若真的对淮阳郡主见死不救,明日便会有御史弹劾萧彦。

略一沉吟,顾楠抬头看向谢恒。

“丑话说在前头,温嬷嬷只擅长妇科,其他病并不擅长,若是文昌侯夫人有个好岁..我可不想被人倒打一粑,救人还落得一身腥。”

谢恒连忙接口。

“我知道,一切与温嬷燃,与王妃无关,只求王妃先让温嬷嬷施以援手,帮我母亲支撑到太医过来。”

顾楠冲温嬷嬷点了点头。

温嬷嬷下身,拉过淮阳郡主的手把脉。

手刚摸上脉搏,温嬷嬷的脸色立刻变得十分古怪,眉头紧紧皱成了川字。

谢恒一颗心候然悬了起来。

“嬷嬷,我母亲怎么样?”

温嬷嬷放开淮阳郡主的手,神色迟疑一瞬。

谢恒道:“嬷嬷尽管说,不管什么结果,我们都撑得住。”

温嬷嬷又转头看向文昌侯。

文昌侯捏看毛笔,墨汁滴答滴答落在纸上,将上面的休书晕染成了一团黑。

抿着嘴唇道:“温嬷嬷有话直接说吧。”

温嬷嬷深吸一口气,“观夫人脉象,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

如果此时为夫人行针刺激穴位活血,必然会损及胎儿,若顾及胎儿:夫人中风之症恐无法经解。

还请侯爷尽快做出决定,保大还是保小??”

保大还是保小?嬷。

现场陷入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都目光错地看向淮阳郡主,掉了一地的下巴。

文昌侯犹如被人狼狼踩中了尾巴的暴怒狮子一般,恶狼狼地瞪看温娜“见鬼的保大还是保小??哪里来的小?”

温嬷嬷抿着嘴,“从脉象看夫人确实已有一个月身孕,侯爷若是不信,尽管请太医来验。”

文昌侯本来黑沉沉的脸顿时就绿了,不仅脸绿,他觉得自己头发丝都绿了。

他才回来不到半个月,妻子却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

这不是明摆看给自己扣上了一顶又天又圆的绿帽子吗?“侯爷到底保大还是保小??”

“保个屁的小。”

文昌侯忍不住怒吼,裹胁着满身怒火,一把拽住了淮阳郡主的衣襟。

青筋暴凸,神色挣,“贱人,荡妇,说,孩子是谁的?”

一字一句,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

“啊啊啊..鸣鸣.….不。”

淮阳郡主努力张着嘴,着急地想表达什么,但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反而嘴角的口水越流越多。

耳边断断续续飘进来外面的议论声。

“文昌侯不是才回来没儿关吗?怎么就有了一个月的身孕?”

“这还不明白,肯定是背地里早就和别人勾搭上了呗,还怀了擎种。”

“也是,她还不到四十岁呢,哪里能守得住。”

一声声议论气的淮阳郡主脸皮颤抖,眼中急得泪都下来了。

偏偏嘴就是不听使唤,只能发出惯怒的吼叫。

“贱人,快说你肚子里的孽种到底是谁的?”

文昌侯惯怒到几乎失去理智,手上用力,掐住了淮阳郡主的脖子,掐得直翻白眼。

谢巧玉吓得扑过去,扯看文昌侯的手。

“父亲松开啊,母亲快要被掐死了。”

文昌侯置若罔闻。

谢恒连忙吩吋护卫,“来人,快,把父亲拉开。”

两个护卫上前,用力方才扯开文昌候。

谢恒深吸一口气,向众人团团作。

“还请各位先回去吧,今日侯府招待不周,改日必定上门赔罪。”

众人围观了一场好戏,也知道再看下去不合适,纷纷都告辞离开。

顾楠站在原地没动,自光从淮阳郡主身上扫过。

前世淮阳郡主一口一个失页的荡妇叫看她,没想到如今同样的遭遇落到了淮阳郡主身上。

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

“谢世子,还需要温嬷嬷救人吗?”

谢恒望着神色淡淡的顾楠,眸光微闪,一时竟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不知为何,他害怕在顾楠眼里看到嘲讽与部夷。

母亲做下如此丑事,顾楠心里一定很看不起他吧?几乎是咬着舌尖才咽下满腹苦涩,他低声道:“不用了,太医到了。”

话音一落,太医提看药箱一路小跑进来顾楠微微颔首,吩吋温嬷嬷“怎么走吧。”

一行人离并了谢家,走到大门口,如意和如花也回来了。

了?等上了马车,如花便忍不住迫不及待地问:“正厅那边发生什么事奴婢见侯府乱糟糟的,竟然还有人传文昌侯夫人怀孕了,真是笑死..话音未落,觑见顾楠脸上的神情,如花错地瞪圆了眼晴。

“不…….不是吧?她真的怀孕了?”

与此同时,谢家正厅内。

所有的下人全都被赶了出去,就连芸娘和谢玉也被请了出去。

屋里只剩下了文昌侯,谢恒,谢巧玉以及孟云裳四人。

四个人的自光全都町在太医身上。

太医一收回手,便被谢恒一把拽了过去,谢恒紧紧抿着嘴唇,颤了几息,才问道:“太医,我母亲真的....真的…狠狠闭了闭眼,才从干哑的嘴中吐出剩余的字眼。

“真的怀孕了吗?”

显示本书推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