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完整书 > 出狱躲师姐,又被绝色未婚妻拿捏? > 第64章 今日我便除了你这祸害

第64章 今日我便除了你这祸害

院子,孙婆婆乐呵呵的笑声传至外面。

慕连城陪同孙婆婆散步,阎风甲走来。

“风甲,你醒了,来来来,让孙婆婆看看你这孩子,心疼死我了。”

阎风甲上前,孙婆婆抓住阎风甲的手仔细端详,那张老脸有藏不住的欣赏和喜爱。

不免感叹道,“我华夏中医有你师姐弟二人,老婆子死也瞑目了,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孙婆婆,我有一些事情想要问你。”

“什么事情?”

孙婆婆看阎风甲如此严肃,抓着阎风甲坐下。

“孙婆婆,你还记得当年你来鬼谷做客,说师父身上的香味儿闻起来很安神,之后我就将凝香丹赠送给你的事情吗?”

“哦,你说凝香丹啊,知道,怎么了?”

“是这样的...”

阎风甲将崔宏宇和博美集团研发的所谓“凝神丸”一事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

孙婆婆闻言勃然暴怒,一掌拍在了面前的石桌上。

石桌轰然断裂,尘烟四起。

“这崔宏宇乃之前乃是我药房一名药童,我见他努力,刻苦,这才传授其炼药之术。”

“此子天赋造诣是不错,后来我发现这畜生利用炼药的本事,到处收敛不义之财,我一怒之下将其驱逐,不曾想他竟然盗走了你送我的凝香丹?”

“孙婆婆,如果他盗取过去,是行大义之事,我也不会说什么。”

“可他篡改其中三味重要的药材,残害患者身体,这我就不得不管了。”

“好小子,是老婆子老眼昏花看错了人,今日这事我也有责任,这孽障在哪里,我去找他问罪。”

“就在临海。”

“好,既然如此,我陪你走一遭。”

“今天就算了,”阎风甲道,“等明天孙婆婆再启程吧,今天您刚刚恢复,身体抱恙,需要好好休息。”

“可...”

慕连城上前劝解,“您就听这小子的吧,不急这一时。”

日落西山,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阎风甲那边还有事情便先暂时告辞。

苏凝霜将其送到了门外,命人开车送走。

来到天宇集团,魏妍熙还在忙碌。

见阎风甲回来了,魏妍熙快步上前,抓住阎风甲的手。

“妍熙姐,白天的事情我很抱歉,是我坏了你的好事,搞砸了发布会。”

魏妍熙摇头,更是歉意,“你没有错,是姐没有保护好你。”

“你几个师姐让你留在我身边,我却让你受了委屈,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那关于白天的事情...”

“我和王泉先生已经商讨好了,明天天亮就去找博美集团洽谈,希望他们能够原谅我们。”

“为什么要他们原谅,明明他们才是小偷,而且到处害人。”

“不管如何,我们要先过这一关,人心可畏,博美集团太多无知拥护者了,舆论的压抑足矣掩盖一切真相。”

阎风甲沉默,旋即紧握拳头,“好,明天我陪着妍熙姐走一趟。”

晚上,临海博美集团子公司的办公室内。

姚云听到赵建海要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勃然暴怒起身。

“崔宏宇,你是不是脑子烧糊涂了,那阎风甲是什么人物,让你如此失态。”

“为了对付他,你不惜跟赵建海为伍,你可知道赵建海是什么人?”

“我就是要那小子死,”崔宏宇红着眼睛,“你就说给不给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吧。”

“你做梦,给他百分之三十的股份,那博美集团迟早要被搞得乌烟瘴气不可。”

“姚云,难道我连分配百分之三十的股权资格都没有吗,你别忘了,博美集团没有我,你现在还在那些男人的胯下给他们洗头!”

“你...”姚云失望一笑,“我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能够出人头地,现在你倒是嫌弃我来了。”

“崔宏宇,你在外面乱搞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吗?”

“现在你我情分已经没了,只有上下级关系。”

“你就是博美集团的研发人员,而我才是老板,从现在起我不想再看到你,你滚!”

“姚云,刚刚是我被冲昏了头脑,你别不要我,”崔宏宇自知自己说错话,上前抱住了姚云。

姚云绝望一笑,“你不是害怕我离开你,你是害怕你一无所有,滚吧,别再丢了我给你的最后体面。”

“姚云你难道真的要如此绝情,我可是你男人啊,你知道那些人都是怎么在背地嘲笑我的吗?”

“我已经说累了,再不走,我叫安保人员入场了。”

“好,我走!”

姚云眼角毕露凶光,嘴角浮现出一抹寒意。

“姚云...”

“你还想说什么...”

姚云愤然转身,忽的只看见表情狰狞的崔宏宇发了疯的扑了上来,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将其死死顶在了桌子上。

“崔宏宇你...”

“臭婊子,你特么的给脸不要脸,没有我,你就是一个千人骑万人坐的陪酒妹儿而已,你敢给我甩脸色。”

“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老子不义了,死,给老子死!”

片刻,姚云瞪大眸子,已经断了气。

崔宏宇瘫坐在地,开始大口喘气。

良久他恢复了冷静,点燃一根香烟抽了起来,随后拨通了赵建海的手机。

“现在博美集团归我了,你的百分之三十我可以做主,那小子你什么时候帮我解决。”

“你就等消息吧,”电话那边传来赵建海沉重的呼吸声音,还有一个女人娇媚入骨的声音。

“赵大哥,你快进来啊,我都湿了。”

“小骚货,今天老子吃了三颗凝神丸,看我不整死你。”

听着销魂入骨的男女声音,崔宏宇挂断了电话,将烟头杵在了姚云的脸上,头也不会离开了办公室。

......

清晨。

博美集团子公司粉丝云涌,都在等天宇集团给一个交代。

崔宏宇现身,神情洋溢着无尽的野心。

昨夜博美集团发布公告,姚芸转让自己的位置给了崔宏宇。

整个公司上下管理层竟是无一人反对。

这些人绝大部分都因为这个出身地位低贱的女人管理,心中早就有了不悦。

加上平时工作管理过于无情,早就怨声载道,至于姚芸为何转让自己的位置给崔宏宇,没人在意。

两辆车映入眼帘,一位博美集团人事部刚刚被崔宏宇提拔上任的女激动道。

“崔总,天宇集团的人来了,您可真厉害啊,竟然真的让临海这群软骨头给你道歉了。”

“哼,他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没有我崔宏宇,整个江南省不知道多少人会失业。”

“他王泉不谢谢我,反而想要利用一个不入流的炼药师打压我,今天不给他们一点脸色看看,他不知道谁才是老大!”

随着阎风甲的出现,拥护崔宏宇的粉丝纷纷怒骂了起来,恨不得现在就上去手刃这个污蔑他们救世主的恶人。

“风甲不用在意,总有一天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如果凝香丸真的如你所说对人体有害,崔宏宇高兴不了几天。”

阎风甲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死死盯着从大厅走来的崔宏宇。

“崔大师,人我带来了,”王泉看了一眼魏妍熙。

魏妍熙深呼吸几口气,虽然心里百般不服气,可为了天宇集团着想,有些冤屈必须打碎牙齿往肚子咽下去。

“崔大师,关于昨天的事情,我代表天宇集团全体上下员工来跟您道歉,还希望您能够原谅我们的无礼。”

“让那小子道歉,他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质疑,污蔑崔大师。”

“对,他知道崔大师对我们江南省的百姓有多大的帮助吗?”

“下跪道歉,让他下跪道歉,否则我们全民抵制守颜固元丹。”

群雄激愤,怒不可遏。

“魏总,你也看到了,我博美集团受众患者和员工家属都对这个事情非常有意见。”

“我倒是无所谓,毕竟他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子而已,可能太想成功了,所以利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来博取眼球。”

“我不为难他,现在只要他当众给我道个歉,并且承认昨天说我凝神丸盗取一事是他胡编乱造,我就放你们天宇集团一马!”

“小子,马上道歉,听见没有,快道歉。”

“对,道歉,道歉!”

人群举拳齐齐怒喝着,恨不得将阎风甲生吞硬剥。

阎风甲古井无波。

王泉眉头紧锁,来到了阎风甲身边,低语道,“小兄弟,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知道你很想成功,成为崔宏宇这样的大人物。”

“可你才刚刚亮相,急不得,现在赶紧给大家道个歉,这件事情还有转机。”

阎风甲没有说话,在众人注视下走向了崔宏宇。

崔宏宇嘴角一歪,双手负立,声音只有阎风甲能够听见。

“小杂种,跟我斗,你够资格吗,这群脑残粉一人一口唾沫就足矣将你淹死。”

“难道你就不怕闹大吗,这样做迟早会出人命的,你也逃不掉。”

“我早就办好了一切手续,等发生了意外,老子带着钱早就在国外潇洒快活了,至于这群被我榨干的穷鬼们,关我屁事。”

“你真的是该死啊,”阎风甲眸子闪动寒意,再也无法控制怒火。

而接下来阎风甲动了。

一脚轰在了崔宏宇的胸膛上,崔宏宇狂喷鲜血飞了出去。

“你这样的人,不配成为炼药师,今日我就替炼药师界清理你这个祸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