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完整书 > 四合院:游走两界 > 第320章 蔡家的危机

第320章 蔡家的危机

江阳不管他们是真管不过来还是怕闹出什么矛盾,他不在乎。

在外人身上,他求的或许是利,可在这几人身上,他求是是情。

他的钱已经多到花不完,根本不在意这点儿。

“人我就不派了,你们自己招聘一个就行,外面这么多人才,还怕没人吗?”

“你们把握好方向就行。”

等精神连导头盔发售,交通方面也会造成影响,很多东西也没必要面亲自赶往别的城市或者国家。

这样一定会对交通产生影响,而他手上的技术可都是从系统兑换的一款新能源汽车。

以技术碾压,让其他车企再次洗牌。

“那没问题。这怎么说也是我们几人一起合伙的公司,我们还指着这厂子吃饭呢。”

蔡轩哈哈一笑,拿起一根烤串狠狠咬下。

“对了,老大你这姐姐是来找你回家的?”

“唉!算是吧,这些人知道我在外面混的不差,所以想尽办法想要让我回家接手产业。”

“我才不会去呢,我姐姐管理得好好的,我去干嘛,还是做自己的事业激情一些。”

“哈哈,你说的是,那些老企业,一个个暮气沉沉的,真的很无趣。”

“动起来,继续喝!”

一行人喝到晚上11点,蔡轩和黎鸣都醉了,好在他们媳妇没怎么喝酒,就近开了房间,江阳沉沉睡去。

至于蔡秀妍的房卡,他没想去。

这个女人妖里妖气,他可不想沾染上,万一闹出什么不愉快,影响他跟蔡轩的关系,没必要。

蔡秀妍等到后半夜,都没等到江阳,怒气冲冲的将被子掀开,露出大片的雪白,月色照耀下,闪耀着异样的红润。

“哼!”

“胆小鬼!”

翌日清晨。

江阳还在睡觉,房门被人拍得啪啪响。

他无奈的翻身下床,揉了揉眼睛,将门打开。

忽然只见一道红色的身形直接扑向他的怀里,江阳双眼猛睁,瞬间清醒过来。

身形迅速后退,双手阻挡对方的身体。

这一托,他只感觉自己陷入一摊柔软当中。

对方嘤咛一声,黑长的秀发当中,露出了一张殷红的脸蛋。

“蔡秀妍?”

江阳抓了抓,才将这个女人推开。

蔡秀妍再次嘤咛一声,脸色潮红不退,朝着他眨眨眼,仿佛在说,

“快来欺负我,蹂躏我吧。”

江阳眉头微蹙,收敛自己的心神,这个女人有猫饼啊!

来到床边拿起自己的衣服穿上,这才看向门口。

只见这个女人依然是那副任君采劼的模样。

江阳无语,走到沙发上坐下,问道:“你到底想干嘛直接说。”

蔡秀英努努嘴,将门带上,踩着一双恨天高缓步坐到他的对面。

“我说了,我来跟你谈合作。”

“呼……”

江阳摇摇头,靠在沙发上说道:“正经点,不说就赶紧走。我对你没兴趣。”

“哼!小混蛋,你刚才还抓了一把,还说没兴趣!”

“那是男人下意识的动作,你不会还是个雏吧?”

江阳忍不住上下打量这个女人,一身红裙妖艳无比,眉眼泛春似乎随时都能浪起来。

蔡秀妍脸上一红,别过头说道:“要你管,反正让你玩你也不玩。”

江阳:“……”

就不能正经点嘛!

“哼!”

蔡秀妍冷哼一声,正了正身子,看着江阳说道:“好了,说正事,我们蔡家想跟你合作。”

江阳抽出一根香烟点上,深深的吸上一口,感觉精神一震,这才看着她悠悠说道,

“蔡家?我们好像没什么交集吧?”

“你跟蔡轩不是交集吗?”

蔡秀妍轻咬嘴唇,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不瞒你了。我们蔡家得罪人了,所以需要找一个强大的靠山。”

“所以你们选上我了?我可没什么大背景。”

“可你有实力,还是一条疯狗!”

“咳咳咳~~~”

江阳被她这话呛得满脸通红,忍不住嘴角狂抽,这比喻你礼貌吗?

虽然他对付冯家和海外这些势力的手段都比较直接,都是霸气硬怼,为毛到这些人嘴里成了疯狗?

蔡秀妍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话有问题。

这江阳在他们这些商人眼里,就跟疯狗没什么两样。

谁家做生意拿海量的利益只为去出气的?

他们若是江阳的底牌,完全可以创造出更多海量的资源,财富,人脉等等。

可这家伙在做什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这是做生意?

到现在,安宫牛黄丸的一个限购和实名认证让他少赚了多少钱。

但凡他愿意稍微经营一番,在国内,会有多少大佬愿意当他的后台。

江阳叹了一口气,不想争辩什么,疯狗就疯狗吧,只要有威慑力就够了。

他可没力气三天两头来处理这些烂事。

不过事关蔡轩,出面说和一下还是很简单的。

“说说吧,惹到谁了?”

蔡秀妍嘴角微微翘起,她对江阳调查过,这人对朋友还是很好的,对自己的女人也很好。

可惜她没能勾引上。

“莞城的李家,他们家的儿子娶了莞城一把手的侄女,如今他们双线对我们家的生意压制,我们家现在举步维艰。”

“要求呢,弄死他们还是只要让他们别针对蔡家?”

蔡秀妍大惊,没想到这家伙也这么暴躁,直接想弄死人家。

不过想想他疯狗的外号,也正常了。

“让他们别针对我们家就行。”

换个人来这里就不会针对他们家吗?还是让他们忌惮就行了。

“行吧,你准备一下午宴,其他的我来准备。”

“呵呵,那就多谢了。你若是想要的话,随时喊我。”

江阳翻了翻白眼,不想动就是不想动,跟漂亮可没关系。

目送这妖艳丰臀离开,江阳立刻召唤芙蓉,“调查一下李家和那个一把手的信息。”

“好的主人!”

1分钟后,芙蓉的声音再次响起:“主人,已经调查清楚,是否利用意识传导。”

“意识传导?技术突破了?”

“那当然,我是谁!”

“呵呵,那试试吧。”

江阳缓缓闭上双眼,忽然感觉自己脑海被强行塞进来一些记忆,让他的脑海一阵晃荡,仿佛发生地震一般。

好在他体质强横,很快就将这份记忆接受完毕。

睁开双眼的时候,他额头汗水密布。

“也不轻松啊,对脑域的负荷太大了。”

“那是自然,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

江阳摇摇头,这意识传导就跟给自己大脑下载知识一般,跟系统赋予的技能差距很大。

他现在已经对李家和那位刘领导有了很深的认知,在职期间只能算中规中矩吧。

也没什么特别离谱的事情,这次的事情起因也是因为李家。

若是这些人身上背负很多破事,他可不会放过。

蔡秀妍冷哼一声,正了正身子,看着江阳说道:“好了,说正事,我们蔡家想跟你合作。”

江阳抽出一根香烟点上,深深的吸上一口,感觉精神一震,这才看着她悠悠说道,

“蔡家?我们好像没什么交集吧?”

“你跟蔡轩不是交集吗?”

蔡秀妍轻咬嘴唇,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不瞒你了。我们蔡家得罪人了,所以需要找一个强大的靠山。”

“所以你们选上我了?我可没什么大背景。”

“可你有实力,还是一条疯狗!”

“咳咳咳~~~”

江阳被她这话呛得满脸通红,忍不住嘴角狂抽,这比喻你礼貌吗?

虽然他对付冯家和海外这些势力的手段都比较直接,都是霸气硬怼,为毛到这些人嘴里成了疯狗?

蔡秀妍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话有问题。

这江阳在他们这些商人眼里,就跟疯狗没什么两样。

谁家做生意拿海量的利益只为去出气的?

他们若是江阳的底牌,完全可以创造出更多海量的资源,财富,人脉等等。

可这家伙在做什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这是做生意?

到现在,安宫牛黄丸的一个限购和实名认证让他少赚了多少钱。

但凡他愿意稍微经营一番,在国内,会有多少大佬愿意当他的后台。

江阳叹了一口气,不想争辩什么,疯狗就疯狗吧,只要有威慑力就够了。

他可没力气三天两头来处理这些烂事。

不过事关蔡轩,出面说和一下还是很简单的。

“说说吧,惹到谁了?”

蔡秀妍嘴角微微翘起,她对江阳调查过,这人对朋友还是很好的,对自己的女人也很好。

可惜她没能勾引上。

“莞城的李家,他们家的儿子娶了莞城一把手的侄女,如今他们双线对我们家的生意压制,我们家现在举步维艰。”

“要求呢,弄死他们还是只要让他们别针对蔡家?”

蔡秀妍大惊,没想到这家伙也这么暴躁,直接想弄死人家。

不过想想他疯狗的外号,也正常了。

“让他们别针对我们家就行。”

换个人来这里就不会针对他们家吗?还是让他们忌惮就行了。

“行吧,你准备一下午宴,其他的我来准备。”

“呵呵,那就多谢了。你若是想要的话,随时喊我。”

江阳翻了翻白眼,不想动就是不想动,跟漂亮可没关系。

目送这妖艳丰臀离开,江阳立刻召唤芙蓉,“调查一下李家和那个一把手的信息。”

“好的主人!”

1分钟后,芙蓉的声音再次响起:“主人,已经调查清楚,是否利用意识传导。”

“意识传导?技术突破了?”

“那当然,我是谁!”

“呵呵,那试试吧。”

江阳缓缓闭上双眼,忽然感觉自己脑海被强行塞进来一些记忆,让他的脑海一阵晃荡,仿佛发生地震一般。

好在他体质强横,很快就将这份记忆接受完毕。

睁开双眼的时候,他额头汗水密布。

“也不轻松啊,对脑域的负荷太大了。”

“那是自然,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

江阳摇摇头,这意识传导就跟给自己大脑下载知识一般,跟系统赋予的技能差距很大。

他现在已经对李家和那位刘领导有了很深的认知,在职期间只能算中规中矩吧。

也没什么特别离谱的事情,这次的事情起因也是因为李家。

若是这些人身上背负很多破事,他可不会放过。

蔡秀妍冷哼一声,正了正身子,看着江阳说道:“好了,说正事,我们蔡家想跟你合作。”

江阳抽出一根香烟点上,深深的吸上一口,感觉精神一震,这才看着她悠悠说道,

“蔡家?我们好像没什么交集吧?”

“你跟蔡轩不是交集吗?”

蔡秀妍轻咬嘴唇,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不瞒你了。我们蔡家得罪人了,所以需要找一个强大的靠山。”

“所以你们选上我了?我可没什么大背景。”

“可你有实力,还是一条疯狗!”

“咳咳咳~~~”

江阳被她这话呛得满脸通红,忍不住嘴角狂抽,这比喻你礼貌吗?

虽然他对付冯家和海外这些势力的手段都比较直接,都是霸气硬怼,为毛到这些人嘴里成了疯狗?

蔡秀妍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话有问题。

这江阳在他们这些商人眼里,就跟疯狗没什么两样。

谁家做生意拿海量的利益只为去出气的?

他们若是江阳的底牌,完全可以创造出更多海量的资源,财富,人脉等等。

可这家伙在做什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这是做生意?

到现在,安宫牛黄丸的一个限购和实名认证让他少赚了多少钱。

但凡他愿意稍微经营一番,在国内,会有多少大佬愿意当他的后台。

江阳叹了一口气,不想争辩什么,疯狗就疯狗吧,只要有威慑力就够了。

他可没力气三天两头来处理这些烂事。

不过事关蔡轩,出面说和一下还是很简单的。

“说说吧,惹到谁了?”

蔡秀妍嘴角微微翘起,她对江阳调查过,这人对朋友还是很好的,对自己的女人也很好。

可惜她没能勾引上。

“莞城的李家,他们家的儿子娶了莞城一把手的侄女,如今他们双线对我们家的生意压制,我们家现在举步维艰。”

“要求呢,弄死他们还是只要让他们别针对蔡家?”

蔡秀妍大惊,没想到这家伙也这么暴躁,直接想弄死人家。

不过想想他疯狗的外号,也正常了。

“让他们别针对我们家就行。”

换个人来这里就不会针对他们家吗?还是让他们忌惮就行了。

“行吧,你准备一下午宴,其他的我来准备。”

“呵呵,那就多谢了。你若是想要的话,随时喊我。”

江阳翻了翻白眼,不想动就是不想动,跟漂亮可没关系。

目送这妖艳丰臀离开,江阳立刻召唤芙蓉,“调查一下李家和那个一把手的信息。”

“好的主人!”

1分钟后,芙蓉的声音再次响起:“主人,已经调查清楚,是否利用意识传导。”

“意识传导?技术突破了?”

“那当然,我是谁!”

“呵呵,那试试吧。”

江阳缓缓闭上双眼,忽然感觉自己脑海被强行塞进来一些记忆,让他的脑海一阵晃荡,仿佛发生地震一般。

好在他体质强横,很快就将这份记忆接受完毕。

睁开双眼的时候,他额头汗水密布。

“也不轻松啊,对脑域的负荷太大了。”

“那是自然,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

江阳摇摇头,这意识传导就跟给自己大脑下载知识一般,跟系统赋予的技能差距很大。

他现在已经对李家和那位刘领导有了很深的认知,在职期间只能算中规中矩吧。

也没什么特别离谱的事情,这次的事情起因也是因为李家。

若是这些人身上背负很多破事,他可不会放过。

蔡秀妍冷哼一声,正了正身子,看着江阳说道:“好了,说正事,我们蔡家想跟你合作。”

江阳抽出一根香烟点上,深深的吸上一口,感觉精神一震,这才看着她悠悠说道,

“蔡家?我们好像没什么交集吧?”

“你跟蔡轩不是交集吗?”

蔡秀妍轻咬嘴唇,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不瞒你了。我们蔡家得罪人了,所以需要找一个强大的靠山。”

“所以你们选上我了?我可没什么大背景。”

“可你有实力,还是一条疯狗!”

“咳咳咳~~~”

江阳被她这话呛得满脸通红,忍不住嘴角狂抽,这比喻你礼貌吗?

虽然他对付冯家和海外这些势力的手段都比较直接,都是霸气硬怼,为毛到这些人嘴里成了疯狗?

蔡秀妍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话有问题。

这江阳在他们这些商人眼里,就跟疯狗没什么两样。

谁家做生意拿海量的利益只为去出气的?

他们若是江阳的底牌,完全可以创造出更多海量的资源,财富,人脉等等。

可这家伙在做什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这是做生意?

到现在,安宫牛黄丸的一个限购和实名认证让他少赚了多少钱。

但凡他愿意稍微经营一番,在国内,会有多少大佬愿意当他的后台。

江阳叹了一口气,不想争辩什么,疯狗就疯狗吧,只要有威慑力就够了。

他可没力气三天两头来处理这些烂事。

不过事关蔡轩,出面说和一下还是很简单的。

“说说吧,惹到谁了?”

蔡秀妍嘴角微微翘起,她对江阳调查过,这人对朋友还是很好的,对自己的女人也很好。

可惜她没能勾引上。

“莞城的李家,他们家的儿子娶了莞城一把手的侄女,如今他们双线对我们家的生意压制,我们家现在举步维艰。”

“要求呢,弄死他们还是只要让他们别针对蔡家?”

蔡秀妍大惊,没想到这家伙也这么暴躁,直接想弄死人家。

不过想想他疯狗的外号,也正常了。

“让他们别针对我们家就行。”

换个人来这里就不会针对他们家吗?还是让他们忌惮就行了。

“行吧,你准备一下午宴,其他的我来准备。”

“呵呵,那就多谢了。你若是想要的话,随时喊我。”

江阳翻了翻白眼,不想动就是不想动,跟漂亮可没关系。

目送这妖艳丰臀离开,江阳立刻召唤芙蓉,“调查一下李家和那个一把手的信息。”

“好的主人!”

1分钟后,芙蓉的声音再次响起:“主人,已经调查清楚,是否利用意识传导。”

“意识传导?技术突破了?”

“那当然,我是谁!”

“呵呵,那试试吧。”

江阳缓缓闭上双眼,忽然感觉自己脑海被强行塞进来一些记忆,让他的脑海一阵晃荡,仿佛发生地震一般。

好在他体质强横,很快就将这份记忆接受完毕。

睁开双眼的时候,他额头汗水密布。

“也不轻松啊,对脑域的负荷太大了。”

“那是自然,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

江阳摇摇头,这意识传导就跟给自己大脑下载知识一般,跟系统赋予的技能差距很大。

他现在已经对李家和那位刘领导有了很深的认知,在职期间只能算中规中矩吧。

也没什么特别离谱的事情,这次的事情起因也是因为李家。

若是这些人身上背负很多破事,他可不会放过。

蔡秀妍冷哼一声,正了正身子,看着江阳说道:“好了,说正事,我们蔡家想跟你合作。”

江阳抽出一根香烟点上,深深的吸上一口,感觉精神一震,这才看着她悠悠说道,

“蔡家?我们好像没什么交集吧?”

“你跟蔡轩不是交集吗?”

蔡秀妍轻咬嘴唇,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不瞒你了。我们蔡家得罪人了,所以需要找一个强大的靠山。”

“所以你们选上我了?我可没什么大背景。”

“可你有实力,还是一条疯狗!”

“咳咳咳~~~”

江阳被她这话呛得满脸通红,忍不住嘴角狂抽,这比喻你礼貌吗?

虽然他对付冯家和海外这些势力的手段都比较直接,都是霸气硬怼,为毛到这些人嘴里成了疯狗?

蔡秀妍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话有问题。

这江阳在他们这些商人眼里,就跟疯狗没什么两样。

谁家做生意拿海量的利益只为去出气的?

他们若是江阳的底牌,完全可以创造出更多海量的资源,财富,人脉等等。

可这家伙在做什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这是做生意?

到现在,安宫牛黄丸的一个限购和实名认证让他少赚了多少钱。

但凡他愿意稍微经营一番,在国内,会有多少大佬愿意当他的后台。

江阳叹了一口气,不想争辩什么,疯狗就疯狗吧,只要有威慑力就够了。

他可没力气三天两头来处理这些烂事。

不过事关蔡轩,出面说和一下还是很简单的。

“说说吧,惹到谁了?”

蔡秀妍嘴角微微翘起,她对江阳调查过,这人对朋友还是很好的,对自己的女人也很好。

可惜她没能勾引上。

“莞城的李家,他们家的儿子娶了莞城一把手的侄女,如今他们双线对我们家的生意压制,我们家现在举步维艰。”

“要求呢,弄死他们还是只要让他们别针对蔡家?”

蔡秀妍大惊,没想到这家伙也这么暴躁,直接想弄死人家。

不过想想他疯狗的外号,也正常了。

“让他们别针对我们家就行。”

换个人来这里就不会针对他们家吗?还是让他们忌惮就行了。

“行吧,你准备一下午宴,其他的我来准备。”

“呵呵,那就多谢了。你若是想要的话,随时喊我。”

江阳翻了翻白眼,不想动就是不想动,跟漂亮可没关系。

目送这妖艳丰臀离开,江阳立刻召唤芙蓉,“调查一下李家和那个一把手的信息。”

“好的主人!”

1分钟后,芙蓉的声音再次响起:“主人,已经调查清楚,是否利用意识传导。”

“意识传导?技术突破了?”

“那当然,我是谁!”

“呵呵,那试试吧。”

江阳缓缓闭上双眼,忽然感觉自己脑海被强行塞进来一些记忆,让他的脑海一阵晃荡,仿佛发生地震一般。

好在他体质强横,很快就将这份记忆接受完毕。

睁开双眼的时候,他额头汗水密布。

“也不轻松啊,对脑域的负荷太大了。”

“那是自然,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

江阳摇摇头,这意识传导就跟给自己大脑下载知识一般,跟系统赋予的技能差距很大。

他现在已经对李家和那位刘领导有了很深的认知,在职期间只能算中规中矩吧。

也没什么特别离谱的事情,这次的事情起因也是因为李家。

若是这些人身上背负很多破事,他可不会放过。

蔡秀妍冷哼一声,正了正身子,看着江阳说道:“好了,说正事,我们蔡家想跟你合作。”

江阳抽出一根香烟点上,深深的吸上一口,感觉精神一震,这才看着她悠悠说道,

“蔡家?我们好像没什么交集吧?”

“你跟蔡轩不是交集吗?”

蔡秀妍轻咬嘴唇,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不瞒你了。我们蔡家得罪人了,所以需要找一个强大的靠山。”

“所以你们选上我了?我可没什么大背景。”

“可你有实力,还是一条疯狗!”

“咳咳咳~~~”

江阳被她这话呛得满脸通红,忍不住嘴角狂抽,这比喻你礼貌吗?

虽然他对付冯家和海外这些势力的手段都比较直接,都是霸气硬怼,为毛到这些人嘴里成了疯狗?

蔡秀妍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话有问题。

这江阳在他们这些商人眼里,就跟疯狗没什么两样。

谁家做生意拿海量的利益只为去出气的?

他们若是江阳的底牌,完全可以创造出更多海量的资源,财富,人脉等等。

可这家伙在做什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这是做生意?

到现在,安宫牛黄丸的一个限购和实名认证让他少赚了多少钱。

但凡他愿意稍微经营一番,在国内,会有多少大佬愿意当他的后台。

江阳叹了一口气,不想争辩什么,疯狗就疯狗吧,只要有威慑力就够了。

他可没力气三天两头来处理这些烂事。

不过事关蔡轩,出面说和一下还是很简单的。

“说说吧,惹到谁了?”

蔡秀妍嘴角微微翘起,她对江阳调查过,这人对朋友还是很好的,对自己的女人也很好。

可惜她没能勾引上。

“莞城的李家,他们家的儿子娶了莞城一把手的侄女,如今他们双线对我们家的生意压制,我们家现在举步维艰。”

“要求呢,弄死他们还是只要让他们别针对蔡家?”

蔡秀妍大惊,没想到这家伙也这么暴躁,直接想弄死人家。

不过想想他疯狗的外号,也正常了。

“让他们别针对我们家就行。”

换个人来这里就不会针对他们家吗?还是让他们忌惮就行了。

“行吧,你准备一下午宴,其他的我来准备。”

“呵呵,那就多谢了。你若是想要的话,随时喊我。”

江阳翻了翻白眼,不想动就是不想动,跟漂亮可没关系。

目送这妖艳丰臀离开,江阳立刻召唤芙蓉,“调查一下李家和那个一把手的信息。”

“好的主人!”

1分钟后,芙蓉的声音再次响起:“主人,已经调查清楚,是否利用意识传导。”

“意识传导?技术突破了?”

“那当然,我是谁!”

“呵呵,那试试吧。”

江阳缓缓闭上双眼,忽然感觉自己脑海被强行塞进来一些记忆,让他的脑海一阵晃荡,仿佛发生地震一般。

好在他体质强横,很快就将这份记忆接受完毕。

睁开双眼的时候,他额头汗水密布。

“也不轻松啊,对脑域的负荷太大了。”

“那是自然,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

江阳摇摇头,这意识传导就跟给自己大脑下载知识一般,跟系统赋予的技能差距很大。

他现在已经对李家和那位刘领导有了很深的认知,在职期间只能算中规中矩吧。

也没什么特别离谱的事情,这次的事情起因也是因为李家。

若是这些人身上背负很多破事,他可不会放过。

蔡秀妍冷哼一声,正了正身子,看着江阳说道:“好了,说正事,我们蔡家想跟你合作。”

江阳抽出一根香烟点上,深深的吸上一口,感觉精神一震,这才看着她悠悠说道,

“蔡家?我们好像没什么交集吧?”

“你跟蔡轩不是交集吗?”

蔡秀妍轻咬嘴唇,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不瞒你了。我们蔡家得罪人了,所以需要找一个强大的靠山。”

“所以你们选上我了?我可没什么大背景。”

“可你有实力,还是一条疯狗!”

“咳咳咳~~~”

江阳被她这话呛得满脸通红,忍不住嘴角狂抽,这比喻你礼貌吗?

虽然他对付冯家和海外这些势力的手段都比较直接,都是霸气硬怼,为毛到这些人嘴里成了疯狗?

蔡秀妍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话有问题。

这江阳在他们这些商人眼里,就跟疯狗没什么两样。

谁家做生意拿海量的利益只为去出气的?

他们若是江阳的底牌,完全可以创造出更多海量的资源,财富,人脉等等。

可这家伙在做什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这是做生意?

到现在,安宫牛黄丸的一个限购和实名认证让他少赚了多少钱。

但凡他愿意稍微经营一番,在国内,会有多少大佬愿意当他的后台。

江阳叹了一口气,不想争辩什么,疯狗就疯狗吧,只要有威慑力就够了。

他可没力气三天两头来处理这些烂事。

不过事关蔡轩,出面说和一下还是很简单的。

“说说吧,惹到谁了?”

蔡秀妍嘴角微微翘起,她对江阳调查过,这人对朋友还是很好的,对自己的女人也很好。

可惜她没能勾引上。

“莞城的李家,他们家的儿子娶了莞城一把手的侄女,如今他们双线对我们家的生意压制,我们家现在举步维艰。”

“要求呢,弄死他们还是只要让他们别针对蔡家?”

蔡秀妍大惊,没想到这家伙也这么暴躁,直接想弄死人家。

不过想想他疯狗的外号,也正常了。

“让他们别针对我们家就行。”

换个人来这里就不会针对他们家吗?还是让他们忌惮就行了。

“行吧,你准备一下午宴,其他的我来准备。”

“呵呵,那就多谢了。你若是想要的话,随时喊我。”

江阳翻了翻白眼,不想动就是不想动,跟漂亮可没关系。

目送这妖艳丰臀离开,江阳立刻召唤芙蓉,“调查一下李家和那个一把手的信息。”

“好的主人!”

1分钟后,芙蓉的声音再次响起:“主人,已经调查清楚,是否利用意识传导。”

“意识传导?技术突破了?”

“那当然,我是谁!”

“呵呵,那试试吧。”

江阳缓缓闭上双眼,忽然感觉自己脑海被强行塞进来一些记忆,让他的脑海一阵晃荡,仿佛发生地震一般。

好在他体质强横,很快就将这份记忆接受完毕。

睁开双眼的时候,他额头汗水密布。

“也不轻松啊,对脑域的负荷太大了。”

“那是自然,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

江阳摇摇头,这意识传导就跟给自己大脑下载知识一般,跟系统赋予的技能差距很大。

他现在已经对李家和那位刘领导有了很深的认知,在职期间只能算中规中矩吧。

也没什么特别离谱的事情,这次的事情起因也是因为李家。

若是这些人身上背负很多破事,他可不会放过。

蔡秀妍冷哼一声,正了正身子,看着江阳说道:“好了,说正事,我们蔡家想跟你合作。”

江阳抽出一根香烟点上,深深的吸上一口,感觉精神一震,这才看着她悠悠说道,

“蔡家?我们好像没什么交集吧?”

“你跟蔡轩不是交集吗?”

蔡秀妍轻咬嘴唇,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不瞒你了。我们蔡家得罪人了,所以需要找一个强大的靠山。”

“所以你们选上我了?我可没什么大背景。”

“可你有实力,还是一条疯狗!”

“咳咳咳~~~”

江阳被她这话呛得满脸通红,忍不住嘴角狂抽,这比喻你礼貌吗?

虽然他对付冯家和海外这些势力的手段都比较直接,都是霸气硬怼,为毛到这些人嘴里成了疯狗?

蔡秀妍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话有问题。

这江阳在他们这些商人眼里,就跟疯狗没什么两样。

谁家做生意拿海量的利益只为去出气的?

他们若是江阳的底牌,完全可以创造出更多海量的资源,财富,人脉等等。

可这家伙在做什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这是做生意?

到现在,安宫牛黄丸的一个限购和实名认证让他少赚了多少钱。

但凡他愿意稍微经营一番,在国内,会有多少大佬愿意当他的后台。

江阳叹了一口气,不想争辩什么,疯狗就疯狗吧,只要有威慑力就够了。

他可没力气三天两头来处理这些烂事。

不过事关蔡轩,出面说和一下还是很简单的。

“说说吧,惹到谁了?”

蔡秀妍嘴角微微翘起,她对江阳调查过,这人对朋友还是很好的,对自己的女人也很好。

可惜她没能勾引上。

“莞城的李家,他们家的儿子娶了莞城一把手的侄女,如今他们双线对我们家的生意压制,我们家现在举步维艰。”

“要求呢,弄死他们还是只要让他们别针对蔡家?”

蔡秀妍大惊,没想到这家伙也这么暴躁,直接想弄死人家。

不过想想他疯狗的外号,也正常了。

“让他们别针对我们家就行。”

换个人来这里就不会针对他们家吗?还是让他们忌惮就行了。

“行吧,你准备一下午宴,其他的我来准备。”

“呵呵,那就多谢了。你若是想要的话,随时喊我。”

江阳翻了翻白眼,不想动就是不想动,跟漂亮可没关系。

目送这妖艳丰臀离开,江阳立刻召唤芙蓉,“调查一下李家和那个一把手的信息。”

“好的主人!”

1分钟后,芙蓉的声音再次响起:“主人,已经调查清楚,是否利用意识传导。”

“意识传导?技术突破了?”

“那当然,我是谁!”

“呵呵,那试试吧。”

江阳缓缓闭上双眼,忽然感觉自己脑海被强行塞进来一些记忆,让他的脑海一阵晃荡,仿佛发生地震一般。

好在他体质强横,很快就将这份记忆接受完毕。

睁开双眼的时候,他额头汗水密布。

“也不轻松啊,对脑域的负荷太大了。”

“那是自然,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

江阳摇摇头,这意识传导就跟给自己大脑下载知识一般,跟系统赋予的技能差距很大。

他现在已经对李家和那位刘领导有了很深的认知,在职期间只能算中规中矩吧。

也没什么特别离谱的事情,这次的事情起因也是因为李家。

若是这些人身上背负很多破事,他可不会放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