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完整书 > 从转学生开始的交错时空 > 第243章 时间错了

第243章 时间错了

“哔——”

城市逐渐回归常态的结果之一,就是主要干道的路况回到了中堵、大堵和特大堵的选择题。

这可能还是道多选题。

比如三十年如一日的钱塘湖大道。

狄阡因为原地油门起步又秒切刹车的高血压开法,从走神状态中恢复。

此时的她正坐在一辆墨家的轿车后座,身旁坐着的是闭目养神的墨颖然,驾驶座上的闻人音双手握着方向盘,目不转睛地盯着前路上的车。

中控媒体显示屏上的是车辆导航,导航终点为水印御景,不到八公里全程要开一个小时。而当前拥堵路段还有三百多米,预计等待通过时间十分钟。

实时地图上的道路标色红到发黑,令人望而生畏。

所以她们为什么要在新年假期的尾巴,在午高峰的时间出门?

屏幕的右上角有个小小的时间,显示为上午10:01。

这种晴朗的春日上午,都不说络绎不绝的游客了,连本地土着也会忍不住出门走走的吧。

等等,看着导航,她们这是在回家路上?

“如果全程路况都这么灾难的话,恐怕施毅先生会比你们二位更早到家。”可能是等通车有点无聊,闻人音切换了一下中控屏画面。

显示的新画面是另一辆墨家的车,行驶在出城的路上,时速达到了她们羡慕不来的五十公里每小时。

“施毅?到家?”狄阡有些不解。

“姑爷请放心,大小姐和二小姐并不打算就施毅先生试图诱拐你而予以惩戒,我的同僚会确保他毫发无损地回家。”闻人羽漫不经心地在屏幕上滑动指尖,平铺直叙的语气仿佛在说什么无关紧要的内容。

“喔对,好吧,谢谢墨大小姐和…然然。”狄阡有些底气不足地看着身边的少女。

“无妨,正如我之前说过,我会无条件支持「你」的选择。”墨颖然同样语调平淡地开口。

合理怀疑墨颖兮也是位高冷大小姐。

狄阡想起来了,前一天的施毅一反学校里的形象,破釜沉舟地宣称要带自己私奔,远走高飞到京华市或者任何她想去的地方。

浓眉大眼的老实人,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好像这位市立一中学生会会长,在一中学生特别是学弟学妹的心目中,是老成持重的「小大人」,在她这里永远是偶尔不靠谱的「小学弟」。

“说起来,他比现在的我还高了一届,从学弟变成学长了。”狄阡都没注意到自言自语地说了出口。

“你好像真的很中意他。”墨颖然很意外,无家可归地流浪了一天,才分开居然又念叨上了。

吊桥效应是吗?或许可以利用。

但你们也没遇上什么危机吧?

难道,你们把我和闻人音的到来当作「危机」了?

想到这些的墨颖然突然不悦,语气也变得有些严厉,“切记你和我姐姐的「交易」。”

驾驶座上的闻人音透过后视镜看向墨颖然的眼神变了。

二小姐,你似乎说错话了。

狄阡愣了一下,对哦。刚才好像和施毅一起,与闻人音所代表的墨大小姐,墨颖兮,达成了改造手术和…和生殖细胞的交易。

所以现在不应该是去采集干细胞的路上吗?怎么刚才的导航显示的目的地是家?

印象里采集的过程很快,只是几滴血和一点皮细胞。

原来是还没采过吗,印象里的画面都是既视感吗?

在狄阡即将把自己说服之际,衣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看着边上的白毛萝莉拿出白色手机,墨颖然的眼神也变了,似乎是掩饰不住的惊异。

“未读消息一条,来自未知发信人?”

[时间错了,注意时间。——赊呐]

时间怎么了?破折号后的文字又是什么意思,署名?看着也不像是名字,是网名吗?

“时间…”得到提醒的狄阡仔细看了一眼时间。

2036年2月2日,农历正月初六,上午10:01。

即使是潜意识不断提示她,手机显示的时间是正常无误的,她也终于醒悟了。

因为今天是狄阡,不对,是真·狄阡的生日!

确实,按照施毅一开始的说法,他是准备在这一天约自己出门,用意大概就是为了给她庆生。

但不知为何,就像那次月考后突然袭击的告白,他临时起意提前了两天,也就是正月初四的时候约了自己出门,且「私奔」了一个晚上。

所以「今天」应该是2月1日,正月初五才对。

时间…刚才轿车中控屏显示的还是返回水印御景的导航的时候,时间就是10:01。

都过了这么久,现在怎么可能还是10:01?

“我果然是在梦里。”狄阡得出结论。

她回想起来了,他们是在某辆房车里达成的交易,随后就是乘那辆房车去滨海区科技新城采集了干细胞,最后才派了两辆轿车分别送她们和施毅回家。

——潜意识将梦境异常「合理化」的心理暗示太可怕了。

如果没有这条信息的提醒,或许她就无法意识到这只是一个梦了。

狄阡查看了一下发信人信息,发现居然还不是纯数字的「号码」;而且更不合理的是,手机没信号,她是怎么收到信息的呢?

“你终于「醒」过来了。”墨颖然闭上眼睛,心平气和地感慨一句。

“啊?然然你是早就「醒」了吗?怎么不「唤醒」我?”狄阡惊讶得嘴都张大了。

我的梦,我自己还在迷失着,你一个外来者先重获自由了,这合理吗?

等等,狄阡的目光瞬间移到闻人音身上,“那这位闻人女士该不会…”

“她啊,她是真正的npc,只是从你对她仅有的认知中提取素材构建出来的角色罢了。”墨颖然的身体似乎放松了下来。

她也没必要在假的闻人音和「醒」来的狄阡面前继续装墨家二小姐了。

“你…确定?”狄阡很难相信栩栩如生的闻人音只是个没有自我意识的角色,而且让这样的npc替她们开车真的安全吗?

“不信的话,你试着问她问题,你自己不知道答案的问题。”墨颖然双手一摊。

确实,如果是真的闻人音,身为「二小姐」的她不会有这样略显轻飘的发言和动作。

不过既然要自己试着问了,那就…

“闻人姐姐,我想知道三岁那年的八月初,就是和兮兮姐一起睡午觉的时候。然然的裤子湿了,是真的打翻了水杯还是…”

“啪——”

水印御景别墅区。

狄阡捂着脸从墨颖然的床上坐起来,一旁的大小姐也已经坐起身,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脸上火辣辣的,虽然现实中她的脸颊并没有肿起来。

毕竟挨巴掌的是梦中的自己。

但是大脑一直在玩命地发出「脸皮都快要被抽飞了」的八级疼痛信号。

“然然,你打我…”狄阡睁着红通通的眼睛,泪水在里边滚来滚去。

“口不择言,该打。”墨颖然神情淡漠、语气冰冷,丝毫没有刚醒来的样子。

虽说梦里的猜测并非没有道理,但,但万一真被问出什么呢?

“呜…是你让我问的,我自己也不知道的问题。”狄阡巨委屈,“而且你明明都「醒」了,还不「叫醒」我,看我在梦里就像个笨蛋一样。”

“你昨晚不也没「唤醒」我,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你需要多久才能「清醒」过来罢了。”

“呜…”说不过大小姐的狄阡只好闷着被子哭。

而墨颖然,则在确认不会被偷看后,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信息。

[须排除一切带通讯功能的电子设备。]

发送目标:木槿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