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完整书 > 妻女死祭,渣总在陪白月光孩子庆生 > 第118章 流掉孩子

第118章 流掉孩子

其他同事听到林知意提了一嘴,也十分好奇宋宛秋的病。

“对啊,宋小姐,你是什么病啊?要是最近流行的传染病也没有好这么快的。”

“你这春光满面的,真是一点都看不出哪儿不舒服。”

宋宛秋目光慌了一瞬,但很快她就换上了一副从容笑容。

“也不是什么大病,就是小感冒,是三爷太劳师动众了,生怕我出什么事,所以一直守着我而已。”

“一直守着你?”林知意迟疑地看向宋宛秋。

宋宛秋听闻突然来了兴致,快步走到了林知意面前,有意无意地轻抚脖颈上的项链。

“是啊,他就是太宠我了,看不得我有一点难受。羡慕?那你赶紧找个男朋友,不过三爷对我的爱是独一无二的。”

一贯轻柔的语调,但是背对众人看向林知意的目光却充满了讥笑。

仿佛在说,林知意,你羡慕不来,宫沉只爱我。

听闻,同事们羡慕起哄。

唯独林知意轻笑一声。

宋宛秋笑容僵住,蹙眉道:“林知意,你笑什么?”

笑什么?

当然是笑她撒谎不脸红。

宫沉昨天还在被家法伺候,怎么一直守着她?

不过从她的神色看,她根本不知道宫沉受伤这件事。

宫沉那么爱她,为什么不告诉她?

或许……是怕她担心。

真是讽刺。

“宋小姐,真是羡慕你呀,非常羡慕。”

林知意轻咳一声,抿着唇角,是人都能看出她在憋笑。

宋宛秋原本春风得意的脸色,现在只剩下嘴角的抽搐,她怒红着眸,恨不得上去扇林知意两巴掌。

可为了她在众人面前的形象,她只能忍。

林知意觉得不过瘾,茶里茶气皱了皱脸蛋:“宋小姐,我都说了羡慕,你怎么还不高兴?那我到底应该说什么你才满意?”

同事们脸色微沉,纷纷侧目看向宋宛秋。

在场的同事都是前辈,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许久,能看不出来宋宛秋佩戴如此昂贵的珠宝是为了炫耀吗?

只是宋宛秋的确有炫耀的资本,谁让她的未婚夫是宫沉呢?

所以大家才奉承她,其实心里对她到底是羡慕还是嫉恨,谁知道呢?

但她要是在前辈面前摆谱,那某些人的小心思可就要借题发挥了。

显然宋宛秋也知道这一点,她连忙露出优雅的笑容。

“知意,你说什么呢?我哪有不高兴,这样吧,我请大家喝咖啡。”

咖啡?

宋宛秋的状态能喝吗?

林知意思考了几秒,立即亲密拉住了宋宛秋的手,感激道:“那谢谢宋小姐的慷慨了,我记得对街新开了一家咖啡厅,他们家的流沙冰美式是特色,不如大家一起尝尝?”

一听到冰美式,宋宛秋被林知意握着的手明显颤了一下。

不等她开口,其他同事也附和了起来。

“对,我也听说了,要不就那家吧。”

“是,我早就想试试了,我还加了那家店长的微信,要订的话我现在就联系她。”

“那就都喝流沙冰美式,宋小姐,你说呢?”

宋宛秋看大家这么积极,根本没得选择,点点头:“好,那就这个吧。”

半个小时后,咖啡厅的店员提着袋子敲门进来。

出于礼貌,同事将第一杯咖啡递给了宋宛秋。

“宋小姐,你先尝尝,这家咖啡豆不错。”

宋宛秋看着面前半杯冰块的咖啡,呼吸都一顿一顿的,余光中林知意已经接过了咖啡,享受一般喝了一口。

“嗯~真不错。”

宋宛秋只能小心翼翼喝了一小口,在嘴里捂了一会儿才咽下去:“是不错。”

一直不太看得惯她做作的同事,有些阴阳怪气道:“宋小姐,就抿这么一小口吗?是不是我们选的咖啡你不喜欢?”

宋宛秋公众形象就是优雅大方,平易近人,靠这种人设她收割了无数网友的喜欢。

前世,她也是靠着那些不知真相的网友搞舆论战,以至于不管宫家还是大众,都站在她这边。

现在,她但凡敢露出一点不喜欢,不用林知意多嘴,办公室有的是人添油加醋传出去。

宋宛秋到底是顾及自己身份的,拿起咖啡跟豁出去似的,大口大口喝了起来。

一口气就喝了半杯,还煞有其事地点评了起来:“果然是国外的咖啡豆,非常浓郁。”

林知意用咖啡杯挡着去笑意,估计宋宛秋连咖啡是什么滋味都来不及的品尝就咽进肚子里了。

就看她受不受得了了。

不出一个小时,宋宛秋的脸色就连粉底和腮红都掩盖不住,几次咬着唇硬抗。

看来她是真的药流了,不过看样子流的不顺利。

片刻后,宋宛秋实在扛不住了,趁其他人低头工作时,她溜了出去。

林知意紧随其后。

她一定要弄清楚宋宛秋为什么不要这个孩子,兴许以后这个把柄还能保护自己。

宋宛秋去了工作室最角落的杂物间。

那里堆放的都是工作室活动时需要用的道具,平时根本没有人去。

林知意停在门外,听到了从杂物间传来的低咛声,还有打电话时的嘟嘟声。

或许是太安静了,她甚至能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说话声。

“宋小姐。”

是帮宋宛秋流产的医生。

“为什么吃了药会这么疼?”

“宋小姐,药流是最隐秘的方法,要是人流,必然会留下记录,但药流的确会疼一些,你注意休息。”

“可是还在流好多血,而且时不时很痛,全身都没有力气。”宋宛秋虚弱道。

医生解释:“宋小姐,一般药流起码要三四天,你可以再等等,要四天后还是这样,那就来医院。”

“废物,我给你这么多钱,你这点都办不好。难道要我一直这么疼着?”宋宛秋咬牙切齿道。

“宋小姐,这也没办法。现在医院早就联网了的,拿药可以说是亲人代拿,可是上手术台一定会确认是不是本人,若是去小诊所,也不能保证安全。”

现在是网络时代,宋宛秋又是名人,她去人流,不出一天全网都会知道。

宋宛秋气得差点砸了手机,只能蜷缩身体在角落里煎熬。

林知意站在门外若有所思,为什么宋宛秋这么害怕别人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

难道她猜对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